沉迷于相叶雅纪的后脑勺的红担
笃不拆/山/虹
Vittoria Ceretti

【相二竹马】俄雨

陽だまりに咲く虹探して

 

总体而言就是一个傲娇自己折磨自己的故事x

我的竹马请一直一直走下去QWQ

我会努力填那篇寿喜烧的QAQ

 

  没有什么可以是永远的。

  从一开始二宫和也就是知道的。人生没有不散的宴席,还在学生时代的时候就在想着毕业的时候大家各奔东西永远也见不到,可以遥遥想着过了多少年各自的大人模样在世界的各个角落认真或苟且生活的样子;在刚上车的时候就会在想玩尽兴之后回程的车上应该会是怎样,依依不舍下了车以后应该用怎样的轻松表情和同行人说一声再见,大家回家后会是怎么一下子趴在沙发上笑着说这次旅行好累啊;再比如傍晚乌云密布的时候兴奋值会达到顶点,然后脑海里就想着第二天早上清新幼嫩的空气和地上的水坑…… 

  新买的白球鞋太扎眼,得赶快把它弄得灰灰的,衣服也是,一遍又一遍洗过,看着它从刚下架的崭新模样到弄得褶皱没有弹性。

  一直不变的东西,会很可怕。

  比如自己这片一直挥之不去的一眼看到底的奇怪想法。

  再比如……相叶雅纪?

  都说衣不如新人不如故,对前半句保留否定态度的二宫和也却是承认后半句的,身边朋友新老参半,比起每日在自己身边的人,很久不联系突然出现的朋友带来的那种新鲜感,大概是时空恍惚的感觉,让二宫和也兴奋不已。也许正是这个原因,让二宫,比起所谓的好好珍惜每分每秒,更加期待分别的那一刻?

  可是相叶雅纪呢,相叶雅纪是什么呢,自从20年前相遇那一刻开始,就一直在自己身边的人,对对方的了解从腿毛到眼睫毛无一不知,熟悉到要讨厌的地步,知道现在——NTV年度的音乐节目的现场,还在自己的旁边扭来扭去。不是年岁没有改变他,剪短了很多的鬓发和眼角的褶皱都在说着这位奇迹BOY其实也是会生老病死的普通人,但是顶胯动作的时候奇妙的不协调感却是一直不变的,提醒着自己这还是那个自己在十几岁就认识的那个黑眼睛男孩。

  一直在一起啊,那一定只是一个奢望,当过了几年几十年的时候,台下这些美少女战士脸上皱纹多得再也能拿着应援手灯的时候,自己也许再也登不上这样的舞台的时候,有谁醉心在家陪老婆陪子女的时候,从每周见面的团员变成几年不打照面只存在于故事中的老朋友,顶多就是几个过气的大叔在离家远远的居酒屋说着当年这条街都是Mr.FUNK的,然后看看彼此老了发福的垮了的脸,笑得皱成烂番茄。那时候的自己,会不会想到在三十出头的时候,在有名的电视台的正中央,做着可能有点羞耻的顶胯动作,沐浴着SPOTLIGHT和来自各方的呼喊——就像掌控自己一生的神仙在天上撒着金粉,要固定这个时候给以后老了变成皱番茄的自己看看。

  像这样的灯光,这样的音乐,这样的舞蹈,这样的人影和灯光,还有在自己身边干着同样的事的人,都是这一秒限定的。一定会有怎么一天,再也看不见身边的人,再也不能像这样跟着大野驼驼的背影和笨蛋肩并肩一起退场到乐屋再顺路回家。

  不能太依赖他哦,不能太依赖他在自己身边的这种安心感。

  所以二宫和也执着于把相叶雅纪推开,推到一般人的距离,可是相叶还是那么扎眼,远远的却一眼就能看见。或者有意的更远,远到看不见,远到自己会开始担心那个笨蛋走路会不会又要摔跤,锻炼会不会又要过度拉伤肌肉——那几块自己爱不释手狠狠夸奖的肌肉。

  你看,又开始了吧,习惯不了他不在身边的感觉,受不了了吧。

  但是不行啊,一定要推开,推得远远的,自己活生生去受不习惯这个苦,把最柔嫩的一块肉磨出茧子,把最灵敏的感官钝化,让自己不再贪恋着相叶雅纪靠近的时候淡淡的像泡泡糖混着烟的香水味道——那还是和自己一起买的,买了两个人时不时都用一下。

  如果能躲得远远的,一个凭他相叶雅纪也找不到的地方。

  然后自己再也不去想相叶雅纪的事情就好啦。

  让他就这样好好地在一个二宫和也只是一周见一次的同事的世界里,好好地生活下去,变成TOP,一直是TOP,活成杰尼斯的传说,再顺顺利利娶个漂亮贤惠的老婆生个可爱的女儿,自己没准还能隔了几年去抱抱呢。这样不比啥都强。

  一个没有“他们”的世界,一个运转正常的世界,正常地生老病死、正常地起承转合,正常地不像话。

 

  “NINO?”

  “啊……已经到了啊”二宫缓过神来,从相叶的车窗里看到外面是自己家的样子。“啊……那就明天见了啊相叶桑~”

  “小和。”是自己熟悉的声音,哑哑的像是蹭着耳朵说出来的一样,痒痒的。

  “怎么了?”

  “明天休息,一起在你家玩游戏吧”,说着瘦削的过分的男人蜷着腰去翻驾驶席手边的储藏格,“喏,你看,你上次念叨那个,很流行的。”

  “啊……好……”像是溺了水一样张张嘴巴。

  “哎呀!所以今天就住小和家啦!”倒也不把自己当别人,熟门熟路地就拉着二宫和也进了玄关,还不忘说了句“打扰啦!”

 

  怎么忘了,他是相叶雅纪啊,那个他十几岁就认得的相叶雅纪,那个说过要一直一起走下去的相叶雅纪,那个即使他远远推开,也会翻山越岭像狗皮膏药一样黏上来的相叶雅纪。

 

 

F.I.N


评论
热度(23)

© a 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