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于相叶雅纪的后脑勺的红担
笃不拆/山/虹
Vittoria Ceretti

WONDERSTRUCK (上)

@没穿裤子的大叔组 
好的又一次把灵魂画手歪了题。。。
大家2017快乐!
以及祈愿一下……

要说樱井翔的人生,那就是像一块表,规整简洁价值不菲的外壳,以指针的节奏活在刻度上的,看起来一步都不会走错,每一步都是踏踏实实的,很少会出错。要说混成这样应该是羡煞旁人,但是樱井翔自己知道,在每一分每一秒的转动的时候,自己身体的某些神经都在偷偷地盼望着哪里跳掉一点,出现不好挽回的错误,把每日每日每分每秒走在谱子上的日常骤然间搅浑,剧烈的冒着泡泡扑出来流向下水道,把自己带到随便哪里去都好。
带到随便哪里去都好。
只要和现在不一样就好。
因为即使摆出自己憎恶搞乱计划的态度,内心深处还在叫嚣着希望能脱离日复一日可以预料的人生,有哪个叫布罗茨基的俄国人说过人生的常态是苦闷者也,大概并不是因为人生是苦闷的,而是常态是苦闷的,因为你每天都要见到它,它从来不会变,过去和未来和现在都没有差别,都是同一块表面上面照常运转,忍着忍着就习惯了,闷着闷着就窝在那里,像一个斯德哥尔摩患者一样,乖巧地坐着等待在牢笼中的终焉,还会无比自豪地说一句“啊,一辈子没出错”。
真好,这是块好表。
可是樱井翔是人,不是表,人和表的区别是表在寿终正寝的时候没出错会被人夸“真是块好表”,可是人在死之前放的是走马灯,是值得铭记的波澜时刻,如果一个人看到自己的走马灯是日复一日重复的不出错生活,大概会在放走马灯的时候就闭上眼睛,还不如早早地结束算了。
所以樱井翔就听了同事二宫和也的鬼话下载了一个叫阴阳师的游戏。
打破日常,打破日常嘛。二宫鬼鬼祟祟帮他装好的时候就这么说的,像极了学生时代相叶雅纪掏出珍藏多年可能还传家的小X片大力吹掉上面的灰时候的神态,啊顺便说来被吹了一脸灰的樱井翔之后对小X片还产生了心理阴影。
呸呸呸,活该你34还从没谈过恋爱。二宫从自家男朋友那里得知这个的时候咂了下嘴。



阴阳师这个游戏啊,其实樱井翔自己真的不太懂,因为不怎么玩游戏啦,手机里唯一的游戏还是好几年前的水果忍者,游戏苦手的精英桑至今为止还没有集齐所有的刀,觉得自己多半是废了。
所以同样的,樱井翔玩这个游戏的时候也是简单粗暴的,对局玩不是重点,重点是抽到心仪的崽并且一路送人家小升初初升高上大学读研读博娶媳妇——俗话说叫养成。对于对局啊御魂啊啥的根本不关注,和人组队的时候自己的四星狗子一段攻击三百多挂的雪幽魂还把对面给冻住了,队友二宫和也操地一声就骂得整个办公室的玻璃都在摇,说你个大天狗还不如人家鸦天狗,都是狗子表哥还混的这么差怎么见人。
樱井翔心里苦。
即使是在游戏的世界,自己还是逃避不了日常的思维,刷了副本就一定会长经验,涨了经验一定会升级,升了级就一定会升一定数量的技能,升了技能就一定可以打后面的副本……循环往复,以匀速在莫比乌斯环上前进,脚步都是滴答滴答的节奏。
大概唯一的确定性就是以一定概率抽到的式神不一样吧。
而这样的、唯一的不确定性却造成了对抽卡的狂热,在不缺少确定性的游戏里极少的不确定性让人们趋之若鹜,为了抽到好一点的式神多少子子孙孙跑到神社福地甚至游戏总公司去抽卡,前浪后浪被拍碎在沙滩上。
今年的樱井翔也是,不同于往年定时向亲朋好友同事上司下属发问候,守着零点,握着自己好不容易攒的111勾,想着明年不是鸡年吗,那我就画个鸡,两只眼睛一个尾,尖尖嘴巴四条腿,去吧殴妈咪妈咪啥啥啥啥的声音后,屏幕却突然空白了一下,然后马上跳转到庭院的初始页面,神乐面无表情撑着红伞关爱智障地问你怎么了。
???
!!!
我的式神呢!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啊!100勾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没有了啊!


见到樱井翔的时候,二宫和也觉得自己这个外表帅气的同事仿佛一夜间老了十岁,欧式大双眼皮都变成单的了,脸也水肿的快包不住了,祖国一个好好青年精神被颓成这样,实在人神共愤。
于是二宫和也就忍不住笑把饮料喷了樱井翔一脸。
樱井翔觉得这个喷射方式似曾相识,像极了学生时代相叶雅纪掏出珍藏多年可能还传家的小X片大力吹了樱井翔一脸灰的时候。
真好,你们真是亲竹马。
二宫擦擦鼻子擦擦嘴,问了樱井翔放生了什么,樱井翔说没有我没放生什么,啊不对如果你问的是发生了什么的话……
“不对,这事不对。”听完了樱井翔的叙述,一向嬉皮笑脸的二宫大师严肃起来了,皱起来豆豆眉活像那么回事,硬是说起来像什么就是自家犬神没觉醒前砍人的时候的样子。
“你知道阴阳师这个游戏为什么这么火吗?”二宫喝下了一口水定了定神,“所谓阴阳阴阳啊,就是通灵。”
“就是我们凡人完全不知道的世界。”
“它们是存在的,和我们一起大摇大摆地同样同时生活着。”
“共享同样的时间空间。”
“不不不也不算是平行宇宙,平行宇宙那不是还有你吗,这里是没有你,只有它们,但是和我们同时同地存在着。”
“偶尔会有搅乱的时候。”
“发生错乱的时候两个世界会有交点,会有什么东西跑出去跑进来。”
樱井翔惊呆了,他的单眼皮瞪得都快没有眼皮了,他的脖子和肩膀更加融为一体了,过了很久才发话,“那就所以说……”
“是的,”二宫神情严峻,“可能是你的式神跑到其他世界去了。”
“那我就找不到他了?”
“是的,偶尔啊,在软件的世界,会有东西突然没有掉的,我们这种专业的资深的程序工作者会亲切地称呼他BUG”
啊,还是个三个字的缩写。果然这个世界是不知道的东西还有很多,不能解释的现象还有很多。



身心俱疲的樱井翔回到了家,得到了一个确切的解释实在是让人松了一口气,觉得自己这样实在不行,就准备去泡个澡,卸载个第3104次阴阳师继续完成本年度的工作计划。
仿佛是知道樱井翔身心的劳累似的,自家浴室从来没这么善解人意过,知道樱井翔这人没什么爱好就是被相叶雅纪带得喜欢泡澡,大大的三角浴缸里早早地准备好了热水和入浴剂,樱井翔最喜欢的草莓味,香香甜甜的。樱井翔十分满意地进去,泡着泡着差点睡着,隐隐约约觉着有什么不对。
“呵,可能是今日的草莓味入浴剂有股牛奶的味道吧。”
说着他安心地去摸放在小桌子上的手机。
伸出的手突然停住了。
不对。
不对不对。
不对不对不对。
为什么我们家的浴缸会有热水和准备好的入浴剂?为什么天天习惯的入浴剂会有这么一股奶香味?
不对不对不对。
樱井翔僵住了,觉得仿佛自己是一个可笑的人,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地方,却出现了自己突然不能习惯的东西,仿佛自己前半生是活在梦里,这浴室这浴缸这缸水都是假的,都是梦境,一切都是幻觉,原来这个世界真的是唯心主义的。那自己的工作自己的房子自己的手机自己的阴阳师号都是自己臆想的东西吗。



“啊……!!!!”



TBC

对了我上面没说完的话是祈愿茨木。
我觉得茨木和我很像都是痴汉但是我就是没有。
我很委屈。
即使没有抽到茨木我也会更完这篇文的。
大家新年新气象哈恭喜发财当选得饭撒见生人哈!

评论(4)
热度(37)
  1. pinknifea se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没穿裤子的大叔组
    感谢投稿

© a 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