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于相叶雅纪的后脑勺的红担
笃不拆/山/虹
Vittoria Ceretti

【屯文】TITANIUM & MANIAC

【快青】【在快青吧发过】


】BGM:Titanium——大卫格塔,Sia


这孩子也是呢,那孩子也是呢。


  为了什么虚幻的东西。


  这孩子也是呢,那孩子也是呢。


  


 


  燃烧的日轮把她最后的一丝光辉直直地投射而下,穿透积灰的顶部玻璃,把昏暗的场馆维持在正常视力能够看清楚3米的范围内。水上的光线像是蛇,毫无章法地扭动着嬗和着,冰冷的水暗示性地摩挲着肌肤,但廉价的漂白粉的味道却不怎么好闻。虽然如此,他们却兴奋地像头野牛,他们的血液像是维苏威地下涌动的浆液,给一个火星子就会疯狂燃烧毁灭殆尽只留下焦黑的碳素证明他们曾是一个有机体。


  他无数次想象过,她像那条割断咽喉的美人鱼一样静静地下沉,珍贵的血液像八爪鱼的触手延展开来,迷茫地妄图抓住孕育自己的大海,但却没有着力点;她想叫,叫不出声来,喑哑的低沉的声带颤动的声音是那样迷人,随之而来的是血液愈发快速地涌出。


  ——啊啊,妄想又不交税。


  面对着面,多巴胺和荷尔蒙的幻影在空气中弥漫扩散,不停增大的熵此时竟有了那么一丝嘲弄挑逗意味。他们目光如炬,好似为了铸造出绝世艺术品的工匠把模具销毁掉之前看的最后一眼那样盯着对方,死死地。同时向她的左(他的右)迈开相同长度的一步,像是数年之前的舞会上手把手共同迈出的青涩一步那样,双腿明显感受到水波逆流带来的反抗,身体的吃水深度也加大了一点。


  ——无所谓。


  真的是无所谓。


  每往左迈一步,纤细的手臂就向上升一小段。


  直到并不平静的池水碰到她尖尖的下巴。


  他们手中的左轮手枪已经抵在自己的太阳穴上了。


  六,一向是多么迷人的数字,恒星的亮度分为六等,圣娼的六芒星又解释着时间一切的真理。六孔的弹槽,只有一孔有着美妙的嬗和,而这正在享乐的一枚原罪之弹,掌握着他们中或一人或两人的生杀大权。


  轮盘的赢家是——


 


 


  托斯卡纳的冬天没有日本的那种刺骨,反而有些异常的温暖——虽然对于住惯了这里的人来说并没有什么。她把暗红色的大衣敞开了,也把围巾松了松,踢踏着高跟长靴就径直向前走。


  ——找到了。


  铁黑色的十字黑黑亮亮,谁能想到它已在此伫立了二十五个年头了。


  她把温室里培育的妖艳玫瑰扔在它面前,它们的青春开的正烈,却用来祭奠他们二十五年前的青春游戏。这个世界还真是不公平地不可思议。


 


【注】相关背景信息:大概就是斗子和青子在冬日的游泳池面对面走向深水区玩俄罗斯轮盘什么的,后来斗子输了……


  六芒星的寓意真的超赞!


  以及……窝可纯洁阿鲁



评论
热度(5)

© a se | Powered by LOFTER